<menuitem id="jth1p"></menuitem>
      <mark id="jth1p"></mark>

      <pre id="jth1p"></pre>
        <output id="jth1p"><delect id="jth1p"><ins id="jth1p"></ins></delect></output>
        <ins id="jth1p"></ins>

            <rp id="jth1p"><em id="jth1p"></em></rp>

            人气

            【闻一多】闻一多生平_闻一多的诗

            闻一多

            人物简介 闻一多(1899年11月24日-1946年7月15日),闻一多是20世纪中国著名诗人、学者、民主斗士。毕业于清华学校,曾留学美国,学习美术和文学。著有诗集《红烛》、《死水》。中年研究中国古代文学,成绩卓着,享誉海内外;后期对国民党反动派的专制独裁和腐败强烈不满,拍案而起,成为闻名遐迩的民主斗士。闻一多博学多才,除新诗与古文学研究外,在美术、戏剧、书法、篆刻等方面也有相当高深的造诣。

            人物生平
              青少年时期
              闻一多生于清光绪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1899年11月24日),湖北省黄冈市蕲水县(今黄冈市浠水县)巴河镇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爱好古典诗词和美术。五岁入私塾启蒙,十岁到武昌就读于两湖师范附属高等小学。
              1912年十三岁时以?#35789;?#37122;藉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大学前身),在清华度过了十年学子生涯。喜读中国古代诗集、诗话、史书、笔记等。入校时他的姓名是闻多,同学就用谐音的英文词widow(寡妇)给他起了绰号。那时候,闻一多的革命主张是废姓,朋友间直呼其名,潘光旦便建议他改名为一多,他从善如流,立刻笑领了。他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兴趣广?#28023;?#21916;读中国古代诗集、诗话、史书、笔记等。
              1916年开始在《清华周刊》上发表系列读书笔记,总称《二月庐漫记》,同时创作旧体诗,并任《清华周刊》《新华学报》的编辑和校内编辑部的负责人。
              1919年“五四运动“的爆发,闻一多紧随校园运动的潮流。他激清难捺,手书岳飞《满江红》,贴于学校饭厅门前,之后,毅然投身于这一伟大斗争中,发表演说,创作新诗,成为“五·四”新文艺园中的拓荒者之一,并作为清华学生代表赴上海参加全国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
              1920年4月,发表第一篇白话文《旅客式的学生》。同年8月,发表第一首新诗《西岸》。
              1921年11月与梁实秋等人发起成立清华文学社。
              1922年3月,写成《律诗的研究》,开始系统地研究新诗格律化理论。
              赴美留学
              1922年7月,他赴美国留学,先后在芝加哥美术学院、珂泉科罗拉多大学和纽约艺术学院进行学习,在专攻美术且成绩突出时,他更表现出对文学的极大兴趣,特别是对诗歌的酷爱。年底出版与梁实秋合著的《冬夜草儿评论》,代表了闻一多早期对新诗的看法。
              1923年9月出版第一部诗集《红烛》,把反帝爱国的主题和唯美主义的形式典范地结合在一起。
              回国任教
              1925年5月回国后,任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教务长,并从事《晨报》副刊《诗镌》的编辑工作。
              1928年1月出版第二部诗集《死水》,在颓废中表现出深沉的爱国主义激情,标志着他在新诗方面所取得的进步和成就。
              从武汉大学开始,闻一多开始致力于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他从唐诗开始,继而上溯,由汉魏六朝诗到《楚辞》、《诗经》,由《庄子》而《周易》,由古代神话而史前文学,同时对古文字学、音韵学、民俗学也下了惊人的功夫,涉猎之广,研究之深,成果之丰,郭沫若叹为不仅前无古人,恐怕还要后无来者。
              1930年秋,闻一多受聘于国立青岛大学,任文学院院长兼国文系主任。
              1932年,南京国民党政府和山东地方势力的争权夺利斗争?#30001;?#21040;青岛大学内部,?#19978;?#32439;争,风潮迭起,闻一多受到不少攻击与诽谤,?#40644;?#36766;职。
              1932年闻一多离开青?#28023;?#22238;到母校清华大学任中文系教授。
              1932年秋,他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中国文学系教授,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
              投身革命
              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闻一多随校迁往昆明,任北大、清华、南开三校?#21916;?#21518;的西南联合大学教授。面对严酷的现实,他毅然抛弃文化救亡的幻想,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和争民主、反独裁的斗争中。
              1943年,他开始得到中共昆明地下党和民主同盟的帮助,党通过不同渠道,给他送去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等著作。他开始认识到要救中国,必须从根本上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发表后,他表示五四给他的印象太深,《中国之命运》公开的向五四宣战,是无法接受的。
              1944年,他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后出任民盟中央执行委员、民盟云?#29616;?#37096;宣传委员兼《民主周刊?#39134;?#31038;长,成为积极的民主斗士。
              1945年12月1日,昆明发生国民党当局镇压学生爱国运动的一二一?#37326;福?#38395;一多亲自为死难烈士书写挽词:“民不畏死,?#39759;?#20197;死惧之”。出殡时,他拄着手杖走在游行?#28216;?#21069;?#26657;?#24182;撰写了《一二一运动始末记》,揭露?#37326;?#30495;相,号召“未死的战士们,踏着四烈士的血迹”继续战斗。
              1946年6月29日,民盟云?#29616;?#37096;举行社会各界?#20889;?#20250;,他在会上宣布民盟决心响应中共的号召,坚持“民主团结、和平建国”的立场,号召“各界朋友们亲密地携起手来,共同为反内战、争民主,坚持到底!”
              枪杀遇难
              1946年7月11日,民盟负责人、著名社会教育家、当年救国会七君子之一的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闻一多当即通电全国,控诉反动派的罪?#23567;?#20182;为《学生报》的?#29420;?#20844;朴先生死难专号》题词:“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来!”
              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大学举行的李公?#24188;返看?#20250;上,主持人为了他的安全,没有?#25165;?#20182;发言。但他毫无畏惧,拍案而起,慷慨激昂地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痛斥国民党特务,并?#26454;?#23459;誓说:“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随时准备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20872;?#36328;进大门!”下午,他主持《民主周刊?#39134;?#30340;记者?#20889;?#20250;,进一步揭露暗?#31508;?#20214;的真相。散会后,闻一多在返家途中,突遭国民党特务伏击,身中十余弹,不幸遇难。

            死水闻一多
              《死水》 闻一多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26377;?#30772;铜烂铁,
              爽?#20113;?#20320;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36212;晏一ǎ?/div>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21497;疲?/div>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30452;?#20599;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25293;?/div>
              又算死水?#35856;?#20102;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35009;?#19990;界。
              《死水》是最能代表闻一多思想、艺术风格的诗作。诗人怀着对祖国炽热的爱、由衷的希冀从美国归来,但黑暗的社会现实令他痛心与失望。炽烈的情感被冷酷的社会现?#30340;?#22266;,而构起诗人脑海中的“死水”形象。“死水”是那个社会的真实写照?#21495;?#24471;发绿,没有活力,绝望呆滞。通过这一沟“死水”倾泻了诗人迸发出的愤怒与痛苦。诗歌的积极意义还在于对旧社会的诅咒不仅仅是主观情感的宣泄,而是狠狠的揭露与批?#23567;?ldquo;不如多?#26377;?#30772;铜烂铁,爽?#20113;?#20320;的剩菜残羹”,与“死水酵成一沟?#21497;?rdquo;等诗句正是诗人用以再现令人恶心的社会本?#21097;?#25152;谓是入木三分!
             
            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
              这篇文章选自1980年2月12日的《人民日报》。是“农民诗人”臧克家所作, 原名《“说和作──记闻一多先生言行片断”》, 入选初中教材时经作者同意更改为此名称。 这篇文章不是人物传记,却记叙了闻一多先生的主要事迹,表现了他的崇高品格,高度赞扬了他的革命精神。
              原文
              “人家说了再做,我是做了再说。”
              “人家说了也不一定做,我是做了也不一定说。”
              作为学者和诗人的闻一多先生,在30年代国立青岛大学的两年时间,我对他是有着深刻印象的。那时候,他已经诗兴不作而研究志趣正浓。他正向古代典籍钻探,有如向地壳寻求宝藏。仰之弥高,越高,?#23454;?#36234;起劲;钻之弥坚,越坚,钻得越锲而不舍。他想吃尽、消化尽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文化史,炯炯目光,一直远射到有史以前。他要给我们衰微的民族开一剂救济的文化药方。1930年到1932年,“望闻?#26159;?rdquo;?#19981;?#21482;是在“望”的初级阶段。他从唐诗下手,目不窥园,足不下楼,兀兀穷年,沥尽心血。杜甫晚年,疏懒得“一月不梳头”。闻先生也总是头发零乱,他是无?#28847;?#27492;的。饭,?#36127;?#24536;记了吃,他贪的是精神?#27785;福?#22812;间睡得很少,为?#25628;?#31350;,他惜寸阴、分阴。深宵灯火是他的伴侣,因它大开光明之路,“漂白了的四壁”。
              不动不响,无声无闻。一个又一个大的四方竹纸本子,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楷,如群蚁排衙。几年辛苦,凝结而成《唐诗杂论》的硕果。
              他并没有先“说”,但他“做”了。作出了卓越的成绩。
              “做”了,他自己?#35009;?#26377;“说”。他又由唐诗转到楚辞。十年艰辛,一部“校补”赫然而出。别人在赞美,在惊叹,而闻一多先生个人?#20800;裁?#26377;“说”。他又向“古典新义”迈进了。他潜心贯注,心会神凝,成了“?#30031;?#19968;下楼”的主人。
              做了再说,做了不说,这仅是闻一多先生的一个方面,——作为学者的方面。
              闻一多先生还有另外一个方面,——作为革命家的方面。
              这个方面,情况就迥乎不同,而且一反既往了。
              作为争取民主的战士,青年运动的领导人,闻一多先生“说”了。起先,小声说,只有昆明的青年听得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他向全国人民呼喊,叫人民起来,反对独裁,争取民主!
              他在给我的信上说:“此身别无长处,既然有一颗心,有一张嘴,?#19981;岸?#35201;讲个痛快!”
              他“说”了,跟着的是“做”。这不再是“做了再说”或“做了也不一定说”了。他“说”了就“做”。?#26376;?#19982;行动完全一致,这是人格的写照,而且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
              1944年10月12日,他给了我一封信,最后一?#20852;擔?ldquo;另函寄上油印物二张,代表?#26131;?#36817;的工作之一,请传观。”
              这是为争取民主,反对独裁,他起稿的一张政治传单!
              在李公朴同志被害之后,警报迭起,形?#24179;?#24352;,明知凶多吉少,而闻先生大无畏地在群众大会上,大骂特务,慷慨淋漓,并指着这群败类说:你们站出来!你们站出来!
              他“说”了。说得真痛快,动人心,鼓壮志,气冲斗牛,声震天地!
              他“说”了:“我?#19988;?#20934;备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20872;?#36328;进大门。”
              他“做”了,在情况紧急的生死关头,他走到游行?#23601;游?#30340;前头,昂首挺?#20800;?#38271;须飘飘。他终于以宝贵的生命,实证了他的“言”和“行”。
              闻一多先生,是卓越的学者,热情澎湃的优秀诗人,大勇的革命烈士。
              他,是口的巨人。他,是行的高标。
             
            闻一多的诗
              闻一多致力于研究新诗格律化的理论,在论文《诗的格律》中,他要求新诗具有“音乐的美(音节),绘画的美(词藻),并?#19968;?#26377;建筑的美(节的匀称和句的均齐)”。著有诗集《红烛》(1923)、《死水》(1928)。
             
            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
              《最后一次演讲》是闻一多在1946年7月的李公?#24188;?#24764;会上所做的讲演,在讲演中闻一多对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倒?#24515;?#26045;做出了深刻的揭露和批?#23567;?#24403;天下午闻一多就遭到了国民党特务人员的暗杀。也代表了闻一多先生的决心。
              最新的2014北京课改版中的课文题目为《最后一次讲演》。
             
            红烛闻一多
              作者:闻一多
              红烛啊!
              这样红的烛!
              诗人啊!
              吐出你的心来比比,可是一般颜色?
              红烛啊!
              是谁制的蜡——给你躯体?
              是谁点的火——点着灵魂?
              为何更须烧蜡成灰,
              然后才放光出?
              一误再误;
              矛盾!冲突!
              红烛啊!
              不误,不误!
              原是要“烧”出你的光来——
              这正是自然的方法。
              红烛啊!
              既制了,便烧着!
              烧罢!烧罢!
              烧破世人的梦,
              烧沸世人的血——
              也救出他们的灵魂,
              也捣破他们的监狱!
              红烛啊!
              你心火发光之期,
              正是泪流开始之日。
              红烛啊!
              匠人造了你,
              原是为烧的。
              既已烧着,
              又何苦伤心流泪?
              哦!我知道了!
              是残风?#36766;?#20320;的光芒,
              你烧得不稳时,
              才着急得流泪!
              红烛啊!
              流罢!你怎能不流呢?
              请将你的脂膏,
              不息地流向人间,
              培出慰藉底花儿,
              结成快乐的果子!
              红烛啊!
              你流一滴泪,灰一?#20013;摹?/div>
              灰心流泪你的果,创造光明你的因。
              红烛啊!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红烛》这首诗是与诗集同名的诗篇,就是诗集《红烛》的序诗。这首诗中,红烛就是诗人,诗人就是红烛。“红烛啊!‘莫问收获,但问耕耘。’”既是对红烛精神的提炼,也是诗人对自己的勉励:不惜牺牲,无私奉?#20303;?#35799;的每一节都以“红烛啊”的呼唤开头,形成浓郁的抒情氛围,继之以自?#30465;?#33258;悟、自励、自答、自勉,一步步展示执著追求的心迹,有很强的感染力。
             
            人物评价
              闻一多不光是伟大的诗人,也是一?#21796;?#20986;的学者,他是五四运动之后非常杰出的作家。他还有一首诗《闻先生的书桌》,写得非常好,写他书桌上的笔墨、纸砚,他看着那些东西就开始发牢骚。
              闻一多热爱祖国,爱国主义如同一条红线贯穿他的一生,最后把他引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他一生的道路是曲折的,他曾经有过迷茫、失误与苦闷,但是经过深思和中国共产党的关怀与帮助,终于?#19994;?#20102;真理,而一经?#19994;?#20102;真理,他便义无反顾,不屈不挠,勇往直前,为实现真理而英?#36335;?#26007;,直至献出宝贵的生命。闻一多博学多才,除新诗与古文学研究外,在美术、戏剧、书法、篆刻等方面也有相当高深的造诣。(浠水新闻网评)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新疆时时彩开奖时间段

                <menuitem id="jth1p"></menuitem>
                <mark id="jth1p"></mark>

                <pre id="jth1p"></pre>
                  <output id="jth1p"><delect id="jth1p"><ins id="jth1p"></ins></delect></output>
                  <ins id="jth1p"></ins>

                      <rp id="jth1p"><em id="jth1p"></em></rp>

                          <menuitem id="jth1p"></menuitem>
                          <mark id="jth1p"></mark>

                          <pre id="jth1p"></pre>
                            <output id="jth1p"><delect id="jth1p"><ins id="jth1p"></ins></delect></output>
                            <ins id="jth1p"></ins>

                                <rp id="jth1p"><em id="jth1p"></em></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