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jth1p"></menuitem>
      <mark id="jth1p"></mark>

      <pre id="jth1p"></pre>
        <output id="jth1p"><delect id="jth1p"><ins id="jth1p"></ins></delect></output>
        <ins id="jth1p"></ins>

            <rp id="jth1p"><em id="jth1p"></em></rp>

            人气

            【贾宝玉】贾宝玉的性格特点_贾宝玉和谁发生过关系

            贾宝玉

            人物简介
              贾宝玉,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32602;?#21448;名石头记)主要的人物,为荣国府二老爷贾政和王夫人所生的二子,出场时其兄已死,故为贾政唯一嫡亲儿子。他有一同父异母的弟弟贾环和妹妹探春,均为赵姨娘所生。贾府中下人称其宝二爷,在大观园诗社中又有别号怡红公子、绛洞花主、富贵闲人。贾宝玉形象带有曹雪芹自传的色彩,但其本质上属于艺术虚构,?#20146;?#32773;有意识塑造的集意淫、补天济世、正邪两赋三大美德于一身的典型形象,在世界文学史上极具创新性。
              
            人物生平
              仙界来历
              女娲补天之时,炼成补天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单单剩了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此剩一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得换人形,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命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他却常在西方灵河岸上行走,对绛珠仙草(属木,林黛玉前世)施以甘露之惠,相互许下木石前盟(神瑛侍者属石,推知他的前世为神瑛仙石)。后因凡心偶炽,被一僧一道携入红尘,幻化为通灵宝玉(形),其真身即转世为贾宝玉(质)。待劫终之日,人与玉“形质归一”,变回青埂峰下那块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的女?#35789;?#19968;石,上面编述?#23567;?#30707;头记》原稿,静候?#24615;?#20154;空空道人抄去问世传奇。
              此处甲戌本等脂本别有一番交代:剩一石既没有化身为神瑛侍者,也没有转世为贾宝玉,而是单单幻化为通灵宝玉;贾宝玉仅仅是神瑛侍者转世,与剩一石互不相干;待劫终之日,通灵宝玉变回空空道人见到的那块剩一石,贾宝玉则不知所踪。
              衔玉而诞
              神瑛侍者转世为人,生在京城荣国府贾府中。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通灵宝玉来,就取名叫作贾宝玉。万人皆以为奇异,说他来历不小,他的祖母贾?#29238;?#26159;爱如珍宝。那年周岁时,他父亲贾政要试他的志向,便将那世上所?#20804;?#29289;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贾政便大不喜悦。独有贾母?#25925;?#21629;根一样。
              贾宝玉家?#32769;?#36203;,天下推为望族。京城“八公”,贾府宁国公、荣国公占二席,且系金陵四大家族之一。太祖皇帝南巡,贾府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得像淌海水似的。贾宝玉的长姊元春晋封贵妃,元宵省亲被秦可卿称为一件非常?#24425;攏?#30495;是?#19968;?#28921;油、鲜花着锦之盛。贾宝玉从小养尊处优,所以薛宝钗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富贵闲人”。
              幼年情事
              贾宝玉自幼因贾母疼爱,原是同姊妹们一处娇养惯了的,他的名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他与林黛玉同处贾母房中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亲密熟惯些。他待丫鬟们如养花般细心体贴,将自己的居室命名为绛芸轩,自号绛洞花主(意为“绛芸轩主人”。一作绛洞花王)。一次在秦可卿卧房午睡,梦入太虚幻境,阅金陵十二?#38395;?#20876;,赏《红楼梦仙曲?#32602;?#32838;“意淫”之训,与秦可卿梦魂温存。幼年贾宝玉与秦可卿弟弟秦钟同入贾府义学。秦可卿去世,贾宝玉?#34987;?#25915;心,直喷出一口血来。秦可卿出殡,贾宝玉路谒?#26412;?#29579;,获赠蕶苓香念珠一串。秦钟?#24425;牛?#36158;宝玉忧戚不尽。
              爱情觉醒
              大观园工程既竣,贾宝玉奉父亲贾政之命题对额,初露才华。元春省亲后,贾宝玉同姐妹们入住大观园。春日,宝黛共读《西厢记?#32602;?#30456;约葬花。贾宝玉与凤姐中了马道婆魇术,一僧一道为通灵宝玉除邪,养了三十三天方愈。四月二十六日,贾宝玉在冯紫英家初识蒋玉函,获赠茜香罗。贾元春赏赐端午节礼,贾宝玉同薛宝钗的一样,宝黛生疑。五月初,清虚观打醮,张道士为贾宝玉提亲。宝黛因此大吵一场,贾宝玉砸玉,林黛玉剪坏了往日亲手做的穿玉的穗子。事后贾宝玉赔礼道歉,被薛宝钗讽为“负荆请罪”。在听唱?#23545;?#33457;吟》和史湘云劝学风波中,贾宝玉与林黛玉两番诉肺腑,二玉爱情开始觉醒。
              贾宝玉挨打
              端午节后,贾环状告贾宝玉调?#26041;?#38031;儿致其被撵投井,忠顺王府查问贾宝玉“藏匿蒋玉函”之罪,两案并发,贾宝玉被贾政一顿毒打。薛宝钗送来了治棒疮的丸药。林黛玉两个眼睛哭的桃儿一般,贾宝玉?#26143;?#38639;带给她两条旧帕传情。莺儿给贾宝玉打梅花络,薛宝钗忽叫打玉络,又用金线配搭,隐喻金玉姻缘。薛宝钗在贾宝玉床边绣鸳鸯,忽见他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35789;?#37329;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对前日挨打事件做一收束。因在梨香院亲睹贾?#23613;?#40836;官恩爱情景,贾宝玉情定林黛玉。
              好?#38706;?#39764;
              仲秋,探春建海棠诗社,贾宝玉在诗社里别号怡红公子,与姐妹?#20146;?#28023;棠诗、菊花诗。听刘姥姥讲若玉(一作“茗玉”)小姐的故事,贾宝玉派小厮焙茗出城寻找若玉庙。栊翠庵?#20961;瑁?#22937;玉取中贾宝玉是个些微?#20804;?#35782;的。凤姐生日?#20040;祝?#24179;儿挨打,贾宝玉领她?#35299;?#32418;院理妆。鸳鸯抗婚,贾宝玉与袭人、平儿一起替她?#38047;?#35299;难。赖大家设宴,贾宝玉与柳湘莲话旧,追忆秦钟。初雪,芦雪亭联诗,贾宝玉落第被李纨罚去?#22969;?#29577;乞红梅。晴雯病补雀金裘,贾宝玉细心照顾。
              翌年孟春,江南甄夫人来访,贾宝玉梦见甄宝玉。因忧虑林黛玉终身大事,丫鬟紫鹃以情辞试探贾宝玉真心,致其急痛迷心。清明时节,贾宝玉病愈。四月二十六日,红香圃设午宴,香菱斗草时弄脏了石榴裙,贾宝玉让袭人找来一件裙子给她换上。怡红院开夜宴,贾宝玉与姐妹们开?#21557;?#39278;。次日,贾宝玉与?#21410;?#28895;论道,回赠妙玉字帖。自秋?#23736;?#22240;柳湘莲出家,尤三姐自刎,尤二姐?#25506;穡?#26611;五儿添病,连连接接,闲愁胡恨,一重不了一重添,弄得贾宝玉神色若痴,语言常乱。
              又是一年仲秋,贾宝玉历经抄检大观园、逐司棋、别迎春、悲晴雯诸事,作《芙蓉女儿?#22330;贰?#32043;?#24245;?#27468;》寄托忧思。薛蟠新娶夏金桂,贾宝玉为香菱命?#35828;?#24551;。因这些羞辱惊?#30452;?#20932;,故酿成一疾,卧床不起,养病?#27597;?#26376;。听闻夏金桂用计迫害香菱,贾宝玉特往天齐庙求疗?#21490;健?/div>
              大故迭起
              贾宝玉两番入家塾。林黛玉梦魇的同时,贾宝玉也梦?#21097;?#19968;叠连声嚷心疼,只说好像刀子割了去的似的。元春染疾,再问金玉缘。通灵宝玉夜放红光,喜信发动。?#26412;?#29579;仿制通灵宝玉相送。宝黛谈禅,贾宝玉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蒋玉函回京演出,贾宝玉赞其“极是情种”。
              怡红院海棠反季节开花,通灵宝玉丢失。妙玉扶乩云“入我门来一笑逢”,探春解曰:“若是仙家的门,便难入了。”外头闲人送来?#25512;?#20551;玉,致贾宝玉疯?#30149;?#22240;贾元春薨逝、王子腾被药死、贾政赴任在即,贾母、王夫人只得采纳凤姐掉包计,成全贾宝玉与薛宝钗的金玉姻缘。掉包计实施前,凤姐故意试探,贾宝玉道:“我有一个心,前儿已交给林妹妹了。他要过来,横竖给我带来,还放在我肚子里头。”傻大姐泄密,宝黛最后一次谈禅,林黛玉?#21097;?ldquo;宝玉,你为什?#24202;?#20102;?”宝玉笑道:“我为林姑娘病了。”金玉成婚当天,林黛玉泪尽而逝。婚后,贾宝玉到潇湘馆哭灵。探春?#37117;蓿?#36158;宝玉感离情。
              元宵节,贾府获罪抄家。宝钗生日,贾宝玉往潇湘馆悼念林黛玉。贾母病危,临死前传汉玉玦与贾宝玉。闻?#22969;?#29577;被劫,贾宝玉悲伤?#23601;鎩?/div>
              悬崖撒手
              甄宝玉见面?#29976;送?#32463;济,令贾宝玉失望。和尚送来通灵宝玉,引贾宝玉梦入真如福地(系太虚幻境变形),重阅金陵十二?#38395;?#20876;,领悟三世情缘。宝钗借“赤?#21448;?#24515;”之词含功名讽谏之义,贾宝玉醒悟“从此而止,不枉天恩祖德”,于是用心攻书,如期赶考。进场前跪别王夫人,揖别李纨,话别宝钗。出场后失踪,外头喜报中第七名举人。常州毗陵驿,贾宝玉披着大红?#23578;?#27617;斗篷拜别贾政,临去作歌云“我所居兮,青埂之峰”。贾政回京启奏,圣上给贾宝玉赏了个文妙真人的道号。甄士隐说“宝玉,即‘宝玉’也”,尘缘已满,仍是一僧一道携归青埂峰,形质归一。遗腹子贾桂,与李纨之子贾?#24049;?#20026;兰桂齐芳。
              
            贾宝玉的性格特点
              主人公贾宝玉是一个又奇又俗的人物。构成他性格的主要特征是叛逆。他行为“偏僻而乖张”,是封建社会的叛逆者。他鄙视功名利禄,不愿走“学而优则仕”的?#36865;尽?#20182;?#26149;?ldquo;八股”,辱骂读书做官的人是“国贼禄蠹”,懒于与他们接触拜会。
              他不?#19981;?#25152;谓的“正经书”,却偏爱于“杂书”,钟情于《牡丹亭?#36144;ⅰ?#35199;厢记?#36144;?#20182;还对程朱理学提出了大胆的质疑,认为“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了。”这充分显示出了他是封建君主制度的“逆子贰臣”。
              他认为“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在?#24245;?#39559;世惊俗的思想指导下,宝玉终日“在内帏厮混”,并钟爱和怜悯女孩子,钟爱她们的美丽、纯洁、洋溢的生气、过人的才智,怜悯她们的不?#20197;?#36935;,怜悯其将嫁与浊臭的男子,失去了她们的圣洁之美。贾宝玉道?#21495;?#23376;出嫁前为珍珠,嫁人后便失去光芒成了死珠,再老便与污浊男子同流,成为死鱼眼了。他甚至为自己生有一个男?#21448;?#36523;而感到无可挽救的遗憾。
              在他的生命历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无疑就是与林黛玉的相爱了。这场恋爱,一方面开始于叛逆性格,另一方面又促使了他的叛逆性格的最终形成。这是他生命史上最大最重要的叛逆行为。宝、黛不但要求婚姻自主,而且在恋爱中背离了封建社会的人生之道。他们在反叛的道路上越走?#30342;叮?#26368;后?#36158;?#20102;两人的悲剧结局。
              
            贾宝玉和谁发生过关系
              袭人和宝钗是明写。秦可卿、秦钟和碧痕是暗写。麝月、秋纹可以索隐出来。鸳鸯、金钏儿和蒋玉菡等太过牵强,不算。如果你带着颗《金瓶梅》的心读《红楼梦?#32602;?#25509;受宝玉的男女混乱关系,简直没有任何困扰。
              袭人从第六回与宝玉云雨之后,第三十六回就被太太火速内定为宝玉之妾,至第五十二回袭人奔丧,书中说自从袭人知道自己的姨娘身份板上订钉后反?#22466;?#24840;发自重」,那么在云雨情后的回数当中,宝玉难道一直?#29976;?#36523;如玉」直到娶宝钗?显然不可能。袭人能在宝玉娶妻上耍心机,在掌握宝玉能跟谁云雨方面?#24425;?#28216;刃有余,被她「一手调教出来」,安分温和的麝月成为不二之选。宝玉与麝月梳头时,晴雯曾讲过「交杯酒还没?#32536;?#19978;头了」,重点是后面一句「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36158;?#36947;?#22466;?#20197;袭人的自知之明,不难想见宝玉最爱的丫头是晴雯,在晴雯背后用性(麝月)笼络宝玉。这应该是晴雯口中的「瞒神弄鬼?#22466;?/div>
              宝玉的四大丫鬟是袭人、麝月、晴雯、秋纹。碧痕地?#30343;导?#19978;要比秋?#39057;?#19968;些,都有可?#33433;?#27700;楼台,不要说是秋纹。书中对秋纹的外貌?#26634;?#21482;?#23567;?#29983;得单柔」,她既无袭麝的贤惠自知,也无晴雯的美貌?#32654;保?#20294;却在书中欺下媚上,堪称跋扈。看见林红玉帮宝玉添茶,她是「兜头啐一口」,对给老太太送茶水的老仆人,也敢讲「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30431;?#20520;上傲下的原因我只能想到一个,她?#24425;?#23453;玉的云雨对象之一。袭人愿意?#30431;?#26579;?#31119;?#21482;因她太过愚笨,没有竞争力,而当初王夫人抄检大观园,清洗宝玉房中丫鬟,她极可能是告密者。
              
            贾宝玉的扮演者
              欧阳奋强,1963年3月5日生于四川省成都?#23567;?#20013;国男演员、导演。1983年,被导演王扶林看中参与?#32435;恪?#32418;楼梦?#32602;?#39280;演贾宝玉。1987年,转行做导演。1994年,导演的电视剧《我的妈妈在西藏》在中央台、四川台播出,并获95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1995年,执导电视剧《父亲?#32602;?#33719;四川省广播电视评比一等奖。2000年,执导电视剧《雄起酒家?#32602;?#33719;2001年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优秀?#21497;?#22870;。2003年,执?#23478;?#20048;电视剧《中国公主杜兰朵?#32602;?#33719;全国优秀?#38750;?#30005;视“白玉兰奖”、全国电视剧“飞天奖”。2006年,担任电视连续剧《我的未来不是梦》的制片人、艺术总监。2007年,执导?#38750;?#30005;视连续剧《王熙凤?#36144;?012年,执导电视剧《最后一个冬天?#36144;?/div>
             
            贾宝玉人物形象?#27835;?/strong>
              贾宝玉是主要中心人物。作为荣国府嫡派子孙,他出身?#29615;?又聪明灵秀,是贾?#38686;?#26063;寄予重望的继承人。但他的思想性格?#21019;?#20351;他背叛了他的家庭。他的叛逆性格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小说充分?#26634;?#36896;成他的性格的生活环境和他的具体境遇的各方面特点,深?#25506;?#31034;了他性格成长的主客观原因。一方面,以男子为中心的贵族社会是那样虚伪、丑恶和腐朽无能,使他因自己生为男子而感到终身遗憾;另一方面,少女们的纯洁美好又使他觉得只有和她们在一起才称心惬意。他也曾被送到家塾去?#20102;?#20070;、五经,但家塾的内容和风气是那样的腐朽败坏,那些循着这个教育路线培养的老爷少爷们是那样的庸陋可憎,他对于封建教育的一套,在?#26143;?#19978;就格格不入。他很少接触做官的父亲,畏之如虎,敬而远之。家长从小把他交给一群奶娘丫鬟。那些围绕着他,各以一颗纯真的心对待他的丫鬟,才是他的?#35032;?#32769;师。丫鬟们的深?#30475;?#27905;、自由不羁的品格感染着他,她们由于社会地位所遭到的种种不幸也启发着他。在贾宝玉的?#22791;?#29983;活里,她们和那些以世俗男性为主的居于中心统治地位的势力,在每一点上都形?#19978;?#26126;的对照:聪明和愚蠢,纯真和腐朽,洁净和污浊,天真和虚伪,善良和邪恶,美好和丑陋。贾宝玉在这样的环境里,逐渐形成自己思想?#26143;?#30340;爱憎倾向。
              贾宝玉性格的核心是平?#21364;?#20154;,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活动。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他憎恶和蔑视世俗男性,亲近和尊重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女性。他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与此相连,他憎恶自己出身的家庭,爱慕和亲近那些与他品性相近、气味相投的出身寒素和地位微贱的人物。这实质上就是对于自己出身的贵族阶级的否定。同时,他极力抗拒封建主义为他?#25165;?#30340;传统的生活道路。对于封建礼教,除晨昏定省之外,他尽力逃避参加?#30475;?#22827;的交游和应酬;对封建士子的最高理想功名利禄、封妻荫子,十分?#23723;?全?#29615;?#23450;。他只企求过随心所欲、听其自然,亦即在大观园女儿国中斗草簪花、低吟悄唱、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此时若果?#24615;?#21270;,趁着你们都在眼前,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贾宝玉受时代的局限,?#20063;?#21040;?#36136;?#29983;活的出路,他要摆脱贵族社会桎梏,而又不能不依附贵族阶级。这就使他的思想性格具有悲剧性的严重矛盾。他的理想无疑是对封建主义生活的否定,却又十分朦?#21097;?#24102;有浓厚的伤感主义和虚无主义。
              贾宝玉对个性自由的?#38750;?#38598;中表现在爱情婚姻方面。封建的婚姻要听从父母之命,取决于家庭的利益。可是贾宝玉一心?#38750;?#30495;挚的思想情谊,毫不顾忌家族的利益。他爱林黛玉,因为林黛玉的身世处境和内心品格突出集中地包蕴了生活环境里所有女孩子一切使他感动、使他亲爱的客观与主观的特征。他和林黛玉的相爱,是以含有深刻社会内容的思想?#26143;?#20026;基础的。反之,?#24245;?#29233;情与封建主义的矛盾,又成为他?#35762;娇?#26381;自身的劣点和弱点,日益发展他进步的思想性格的主要的支?#33267;?#37327;和推动力量。这个以叛逆思想为内核的爱情,遭到封建势力的日益严酷的压?#21462;?#25353;曹雪芹原来的?#25165;牛?#26519;黛玉将泪尽而逝,贾宝玉将在她去世之后与薛宝钗结婚。薛宝钗的性格和婚后的生活使他彻底绝望,他终于弃家出走,回到渺茫的虚无之中。
              贾宝玉的叛逆性格并不是一开始就定型了的,作品着力?#26634;?#20102;他性格发展成长的历史。他生活在罪恶腐败的贵族环境里,不可避免地沾染着一些贵族公子的恶劣习气和腐朽观念,这些坏的东西和他性格中好的倾向并存着。但随着生活中他所见闻的重大事件给予的刺激和教育,随着他在卷入?#36136;得?#30462;时精神上所受的挫折和打击,他的思想品格里一些腐朽恶劣的东西就慢慢减少了,清除了,他的叛逆思想性格渐渐坚定了,成熟了。
              他对待身边的女孩子们的态度,同情和亲爱?#36158;?#26159;主导的方面,但在最初也带有一些腐朽、邪恶的成分。秦可卿之死、秦?#21448;?#27515;,林黛玉身世的飘零、身为贵妃的姐姐内心的悲苦,使他开?#26082;?#35782;到在男女关系方面尊重与玩弄、纯洁与腐朽、美好真挚与罪恶虚伪的区别,从此他对两性关系逐渐表现出严肃态度,对自己所在的社会表现了深一层的反?#23567;?#20182;曾以为天下女孩子的眼泪都要送给他。他爱林黛玉,但遇着温柔丰韵的薛宝钗和飘逸洒脱的史湘云,却又不能不眩目动情。为着他?#26143;?#30340;?#25105;撇幻鰨?#26519;黛玉以血泪和生命对他不?#31995;?#26045;加?#36299;歟?#20351;他从苦痛的体验中逐步摆脱社会势力和贵族恶?#23736;?#20182;的纠缠和吸引,使他的性格趋于纯化,头脑趋于清醒,思想?#26143;?#36235;于?#35033;?#19982;坚定。
              此外,丫鬟的品格和遭遇也?#36299;?#30528;他,使他领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他对女孩子们一般是温存和顺的,但在初期有时也暴露出一些暴戾作风,撵茜雪,踢袭人,训晴雯等1龋?嬷???#30340;是金钏??#21644;因金钏、?褫?的事所遭到的父亲的毒打,经历了这一系列事件之后,他不但永远抛弃了打骂丫鬟的行为,?#24425;?#20182;的叛逆思想大为?#24551;浚?#35748;识更加深刻。从此他对被压?#21462;?#34987;糟践的女孩子的同情体贴之心,更为深?#20804;?#21040;、无微不至;而且在对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命运认识加深的基础上,进而对她C?#19981;??#24605;想性笐的实质有?#27515;?#35299;?佣?谔??#19978;?了分明的取舍,如对于林黛玉和薛宝钗、史湘云,对于晴雯和袭人、麝月,心里有了亲疏的区分。以?#24245;?#24605;想认识为基础,才有"诉肺腑"的情节,他对林黛玉的爱情从此成熟巩固,生死不渝。 封建势力的另一次镇?#25925;?#29579;夫人发动的抄检大观园:逼死晴雯、司棋,撵走芳官、四儿,大观园最终转入冷落凄凉之?#22330;?#36825;主要是,封建势力要摧毁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关系,扫荡一?#24418;?#32972;礼教、妨碍贾宝玉走上封建正路的因素。可是贾宝玉目击晴雯等的悲剧和大观园的劫难之后,抛掉对封建势力的唬想,他用血S?#20889;成的?#30462;?蓉女儿?#22330;罚?#26080;异于一篇叛逆到底的宣言书。
              贾宝玉否定封建主义社会?#20995;潁?#20294;思想上并没有达到否定君权和族权亦即封建主义统治权的高?#21462;?#19968;方面他?#35762;?#21457;展自己的叛逆思想,完全倾向着被压?#26085;?#24182;且支持他们;他坚持着与林黛玉的爱情,迫切要求婚姻自主;其?#23265;?#19968;切,都是凭藉封建势力给予他的特权而产生的,他还不可能否定封建主义的统治。他所深恶痛绝的,正是他所仰赖的;他所反对的,正是他所依靠的。他无法与封建主义统治彻底决?#30505;?#21448;不可能放弃自己的民主主义思想要求。因而他的出路在?#36136;?#20013;是不存在的,最后只能到虚无?#21320;?#30340;超?#36136;?#19990;界中去。
              
            贾宝玉和林黛玉
              在《红楼梦》伊始,第三回《林黛玉抛父进京都》的故事中,作者早已经?#25165;?#22909;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故事的悲剧色彩。林黛玉进贾府初识贾宝玉,真是他们前生早已注定好的缘分,贾宝玉第一次见到林黛玉就觉?#22969;?#21892;,然而第一次两个冤家一聚头却惹来了摔玉风波。在贾宝玉心中,自己?#20146;?#29289;,连“神仙似的妹妹”?#27982;?#26377;的东西,自己却有,可知它不是好东西,于是要摔了那劳什子。而林黛玉由于出来乍到、投亲贾府、寄人篱下,她特别细心敏感,处处谨慎留意,缜微体察别人的心思,却被贾宝玉犹如狂风骤雨般的爱慕所震撼了!回到房中,她就暗自淌眼抹泪?#21512;?#20123;因为自己而让贾宝玉摔了那“命根子”。正如脂评所写:“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计为之惜乎?”
              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爱慕之情是炽热的、直接的,自从见面的第一天起就犹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奔腾不息。而林黛玉由于她自身的特殊遭遇,性情多心善感,她出于爱惜宝玉而自责自?#28023;?#25925;而将来,她必然爱惜贾宝玉而更不自惜。对于二玉,袭人有一句话说的最切:“姑娘快休如此,将来只怕?#26085;?#26356;奇怪的笑话还有呢。若为他?#24245;中?#29366;,你多心伤感,只怕你还伤感不到呢!”这里,脂评有言“后百十回黛玉之泪,总不能出此二语”。在曹雪芹的笔下,林黛玉正由于?#24245;?#19981;自惜的?#20804;?#20026;贾宝玉怜惜?#36865;础?#24605;念忧心,最终才“泪尽夭亡”的。
              在解读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第五回最为关键。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五回中已经向读者透露出整部《红楼梦》的构思大局。因此要进一步?#27835;?#36158;宝玉和林黛玉爱情悲剧,我们?#29615;料却印?#32456;身误》和《枉凝眉》这两?#27978;?#23376;入手来进行解读。
              [终身误]都道是金玉?#23478;觶?#20474;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25293;?#26519;。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23395;?#26696;,到底意难平。
              [枉凝眉]一个是?#26174;?#20185;?#29459;?#19968;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须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24615;攏?#19968;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终身误》主要是描述薛宝钗因婚姻而贻误终身。借用贾宝玉的口?#29301;?#21465;述薛宝钗与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产生根?#30784;?ldquo;金玉良缘”是指薛宝钗的金锁与贾宝玉出生之时所含的“通灵宝玉”相配;“木石前盟”即为林黛玉的前身绛珠草与“通灵宝玉”前身女娲补天石的盟约。绛珠草为了答谢神瑛侍者对她的灌溉之恩,修成人形后,跟随石头下凡,还泪报恩。《终身误》表现为贾宝玉和薛宝钗婚后,薛宝钗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情,贾宝玉仍然念念不忘因为她而死去的林黛玉,再加上?#36136;?#29983;活中,贾府的败落后的窘迫和生活上的诸多不幸,以及他和薛宝钗人生价值观和人生?#38750;?#30446;标的迥然相异,对社会?#36136;?#30340;思想领悟上截然相反,最终?#36158;?#20182;出家为僧,从而造就?#25628;?#23453;钗的不幸。
              《枉凝眉》则是描述林黛玉?#35789;姑?#22836;紧锁、黯然悲伤?#24425;?#26505;然。林黛玉从小就没了母亲而?#26408;?#36158;府,也许是他们今生的缘分,也许三生石畔上早已注定,不早一步、不晚一步,林黛玉和贾宝玉在千山人海中相遇。如果说这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然而,林黛玉遇上贾宝玉却注定了悲剧结局。他们?#24615;?#26080;分,空自无奈、空劳牵挂、徒然流泪,一场空欢,心事虚化。
              林黛玉自幼没了母亲,寄身在贾府使她倍?#27844;露潰?#26377;时候甚至会因为小小事情而感觉“风?#31471;?#21073;严相逼”,一点风吹草动、风言片语,在她柔弱的内心中,都会被折射成狂风海啸、流?#21017;?#35821;。掩埋在她那平日里目下无尘、?#27597;?#27668;傲的内心深处?#35789;?#19968;颗极为脆弱的心灵。
              在《红楼梦》二十九回,《痴情女情重愈斟情》中,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金玉”之说和金麒麟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贾宝玉自幼就和林黛玉耳鬓?#22235;ァ?#24515;情相对,因而每每或?#19981;?#24594;,都会变尽法子试探黛玉。?#24742;?#26102;事的林黛玉?#24425;?#21040;那些“邪书僻传”的?#36299;歟?#20063;将真心真意隐瞒起来,结果“两假相逢,终有一真”,其间的琐琐碎碎,经常引发这些口角之争,最后闹到摔玉、剪穗子而不可收拾。
              贾宝玉摔玉是因为这“劳什子”引来“金玉”之说,他恨这“金玉”之说,恨这“劳什子”高低不择,也恨没有林黛玉的“好姻缘”,所以,经不起林黛玉的虚心试探而暴怒异常、心冷俱灰,顿时犯起了“痴病”。他摔玉只是?#30475;?#30340;想表明,对于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林黛玉更重要,?#35789;?#36825;玉,也要砸了完了事了。贾宝玉内心想着:“?#20063;还?#24590;么样都好,只要你随意,我便立刻因你死了也情愿。你知也罢,不知也罢,只由我的心,可见你方和我近,不和?#20197;丁?rdquo;。而林黛玉内心?#35789;?#36825;样想的:“只管你,你?#26790;?#33258;好,你何必为我需自失。殊不知你失我自失。可见是你不?#24418;?#36817;你,有意?#24418;以?#20320;了。”因此,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心,却多生了枝叶,反弄成两个心了。
              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爱是炽热的、痴狂的,他心里一时一刻都有着黛玉,不管他自己怎么样都好,只要黛玉随意,他就是立刻死了?#24425;?#24895;意。而林黛玉对贾宝玉的爱更是痴狂的,比起贾宝玉是有过而无所没有不及。正因为这样,她才时时刻?#26691;?#22475;自己的真心真意,试探宝玉,故意和宝玉怄气,故意不理不睬宝玉,故意冷落宝玉,因为只有?#30431;?#30475;到,贾宝玉为她而?#20598;保?#20026;她暴躁,为她生气,为她哭,为她流泪,她才真真?#26143;?#24863;受到,贾宝玉内心里面有她的存在。
              在《红楼梦》三十四回《情中情因?#26143;?#22969;妹?#32602;?#23453;黛的爱情得到进一步的升华。从这个回目上可以看出一直以来,林黛玉的用情之深。此回中,贾宝玉因为挨他父亲的狠命鞭挞而伤痕累累,林黛玉痛惜不已,“两个眼睛肿得像桃儿一般,满面泪光”。贾宝玉深受感动,?#37027;娜们?#38639;送两条旧手帕子。关于手帕,冯梦龙《山歌》里有诗:“不写情词不?#35789;?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拿?#35828;?#20498;看,横也丝?#35789;?#20063;丝[思],这般心事有谁知。”书中写道:
              这里林黛玉体贴出手帕子的意思来,不觉神魂驰荡:宝玉这番苦心,能领会?#33402;?#30058;苦意,又?#38039;銥上玻晃艺?#30058;苦意,不知将来如何,又?#38039;?#21487;悲;忽然好好的送两块旧帕子来,若不是领我深意,单看了这帕子,又?#38039;?#21487;笑;再想令人私相传递与我,又可惧;我自己每每好哭,想来也无味,又?#38039;?#21487;愧。如此左思右想,一时五内沸然?#20284;稹?#40667;玉由不得余意绵缠,令?#39057;疲?#20063;想不起嫌疑避讳等事,便向案上?#24515;?#34360;?#21097;?#20889;下了题帕诗三?#20303;?/div>
              自此,黛玉一直以来的委屈、不安和忧心便化作为相思的泪水,题在两块旧帕上。
              题帕诗之意已经很明显的,林黛玉对贾宝玉的情感已经上升了一个新的阶?#21361;?#20026;了酬答知?#28023;?#20026;了还情,她做诗帕已经想不起“嫌疑避讳”等事,直?#26377;?#20986;了“?#31561;?#38386;抛却为谁?”为了贾宝玉,林黛玉可以不惜自?#28023;?#22914;果眼泪能缓解宝玉身上的?#36865;矗?#37027;?#27492;?#23425;愿流尽所有的眼泪;如果眼泪能够传递自己的相思,那么,自己情愿有永?#35835;?#19981;完的泪水。“湘江旧迹”和“泪痕”喻指泪痕。在林黛玉内心里,她已经把湘妃自比,将贾宝玉视同丈夫。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恋情已经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觉醒深重,在后面的情节里,我们看到的就是二玉一条心了。
              在《红楼梦》四十五回《金?#35745;?#20114;剖金兰语》中,林黛玉因为秋后犯旧疾,贾宝玉去探望她,书中写道:
              宝玉忙?#21097;?ldquo;今儿好些?吃了药没有?今儿一日吃了多少饭?”一面说,一面摘了笠,脱了蓑衣,忙一?#24535;?#36215;灯来,一?#32456;?#20303;灯光,向黛玉脸上照了一照,觑着眼细瞧了一瞧,笑道:“今儿气色好了些。”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贾宝玉和林黛玉虽话家常,却句句真言,所谓大恩不言?#21804;?#33267;亲不谈情。宝黛情深,相濡以沫,不论日后世道沧桑变幻,他们终?#25442;?#24819;忘。这时候,贾宝玉和林黛玉也就怡红院和潇湘馆一墙之隔,宝玉关心黛玉?#24515;?#22914;此贴心仔细,试想将来,当贾宝玉和林黛玉?#21482;世?#25955;之日,贾宝玉望家乡,路远山高,秋去冬来,春尽夏到,他依然不能回来。把林黛玉看成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贾宝玉,他又能如?#25991;兀?#20182;不过也只能日日夜?#39592;?#25346;着林黛玉,对月长吁,空自蹉?#33606;?/div>
              在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莽玉》中,宝玉听紫鹃哄他说:林姑娘要回苏州去了。贾宝玉信以为真,竟眼直肢凉,“死了大半个”。林黛玉竟不?#33464;?#21046;自己的情感,书中写道:
              黛玉一听?#25628;裕?#26446;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24178;雀?#30340;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24656;?#31563;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21019;繁常?#40667;玉伏枕喘息半?#21361;?#25512;紫鹃道:“你不用?#32602;?#20320;竟?#33945;?#23376;来勒死我是正经!”
              林黛玉已经把贾宝玉的生命看得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惜其人更爱其人,这是罕见的至深?#26519;?#30340;真正至爱!
              如果说,能把爱情分做三个层次。其下为“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22799;?#25954;与君绝”。其中为“生不同寝,死亦同穴”的梁祝式蝶恋。那么,其上则为黛玉式“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计为之惜乎!”。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之深已经水乳交融、相知相惜了。
              在曹雪芹笔下后四十回的故事中,由于政?#38382;?#21147;的恶斗而?#36158;?#36158;元春成了牺牲品,“虎兕相逢大梦归”,贾府失去了大树的庇护,?#33464;?#23601;大祸临头。贾宝玉因为“不才之事”而招来“丑祸”而被迫?#21482;世?#23478;出走,王熙凤也因为平日里的多条命案以?#23736;?#27425;胡作非为而?#20928;觥?#22312;这里发生了贾宝玉和王熙凤被拘于“狱神庙”,得到“茜雪、红玉”相“慰”。在贾宝玉离家出走的日子里,他时时刻刻牵挂着林黛玉,牵挂着林黛玉体弱多病,牵挂着林黛玉多愁善感经不住这么多的创伤打击,他自蹉自?#33606;?#32780;林黛玉何尝不是一心牵挂着宝玉,她忧忿悲痛、日伤夜悲,她怜惜着宝玉的不幸,担?#20146;?#23453;玉现在的生死吉?#31069;?#25285;?#20146;?#23453;玉将来命运多舛、多灾多难。本来就柔弱的她,所谓“花原自怯,岂奈狂飚?柳本多愁,何禁骤雨?”终于,她把衰弱生命中的全部的炽热的爱,化作为泪水,报答了她的知己贾宝玉。还没来得及见贾宝玉最后一面,林黛玉便“泪尽夭亡”、“证前缘”了。应了脂评“绛珠之泪,至死不干,万苦不怨所谓‘求?#35782;?#24471;仁’又?#21351;埂?rdquo;
              “一别西风又一年”,当贾宝玉再次回到大观园,原来住过的“怡红快绿”院落,已经“展眼便红稀?#28108;?rdquo;了。林黛玉住的潇湘馆,之前是“凤?#37319;?#26862;,龙吟细细”,此时已经面目全非、人去楼空唯见一片“落?#26029;?#33831;,寒?#26848;?#28448;”了。红颜已逝,?#20166;?#38471;中。天边尽头,?#26410;?#39321;丘。唯有冷月,埋葬花魂。心灰意冷,悲伤欲绝的贾宝玉在紫?#24245;菁拍?#30340;“对境悼颦儿”。
              再后来当一切尘埃落定,贾宝玉和薛宝钗结婚,这里有薛宝钗和贾宝玉谈旧情的情节。后来有情节“薛宝钗借词含讽谏”,?#36158;?#36158;宝玉对?#36136;?#29983;活感到更加的愤慨与绝望。最后,贾府“事败”,贾府最终被抄没,于是“家亡人散各奔腾”了。
              事实上,在《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茜?#21019;?#30495;情揆痴理》中,作者已经向读者?#29976;?#20102;后四十回的贾宝玉与林黛玉的悲剧结构,在这里作者向我们描述了贾宝玉最终为什么娶薛宝钗的心态。书中描述了藕官祭祀死去的菂官,写道:
              菂官一死,他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后来补了蕊官,我们见他一般的温柔体贴,也曾问他得新弃旧的。他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33402;擼?#20063;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可笑?”宝玉听说了这篇呆话,独合了他的呆性,不觉又是欢喜,又是悲?#33606;?#21448;称奇道绝。
              贾宝玉嘱咐芳官告诉她虔诚“只在敬心,不在虚名。”这里曹雪芹用了春秋?#21490;ǎ?#20026;结?#33268;?#19979;了伏?#21097;?#39044;视着贾宝玉和林黛玉爱情的悲剧结局。当宝玉怀着?#24245;?ldquo;只敬在心”的心情和薛宝钗结婚的时,当他准备开始另一段新的生活的时候,却发现?#36136;?#31038;会风雨飘摇,远?#20154;?#24819;象的还复杂、残酷。后来贾府“事败”被抄没,他们的生活处境步?#22856;?#33392;。这一切使贾宝玉对?#36136;?#29983;活感到愤慨和绝望。
              尽管薛宝钗温顺贤良,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但薛宝钗的人生价值观和人生?#38750;?#30446;标的和贾宝玉迥然相异,对社会?#36136;?#30340;思想?#24418;?#19978;截然相反,她不能理解贾宝玉对?#34987;?#23613;逝、群芳消散的?#36865;矗?#19981;能理解贾宝玉对林黛玉情深?#26519;兀?#19968;向绝顶聪明、善解人意的薛宝钗又做了一件蠢事:她以为贾宝玉经历了这么多,能够“浪子回头”,脂评残存回目有“薛宝钗借词含讽谏”,因?#25628;?#23453;钗劝诫贾宝玉用心功名,重振贾府。
              爱情只有两个人才能有酸甜五味,然而剩下一半的爱情?#35789;?#27704;久的痛楚。正如《呼啸山庄》里面所说“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存在着,那么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样,对我都是有意义的。但是如果你不在了,无论这个世界有多?#26149;茫?#20182;在?#24050;?#37324;也只是一片荒漠。而我就像是一个狐魂野鬼。”
              当贾宝玉重返大观园,看见昔日欢笑过的亭榭楼台早已?#22856;?#19968;片,曾经?#34987;?#38182;绣花丛世界如今唯剩下无边的落木萧萧,往昔蜂团蝶舞的怡红快绿早已红稀?#28108;藎?#26366;经让他流连忘返的潇湘馆早已人去楼空,再也看不到昔日那个形影不离的身影,再也见不到昔日那个让他如痴如醉的莺声笑靥,而感受到的是心底撕心裂肺的悲痛,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境呢?
              最终,这个最深于情的人,却走了一条最薄情的路,弃绝亲人,离家而去了。酿造了更大的悲剧。贾宝玉“悬崖撤手”出家为僧,造就?#25628;?#23453;钗“终身误”。一个人的不幸,两个人的无?#21361;?ldquo;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人物?#20848;?/strong>
              书中?#20848;?/strong>
              判词《西江月》
              其一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31561;缈瘢?#32437;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23454;?#19981;通庶务,愚顽?#38706;?#25991;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其二
              富贵不知?#24544;担肚?#38590;?#25512;?#20937;;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21804;?#33707;效此儿形状!
              自评
              我虽?#20154;?#23562;贵,可知绫锦?#32496;蓿?#20063;不过裹了?#33402;?#26543;株朽木,美酒羊羔,也只不过填了?#33402;?#31914;窟泥沟。“富贵”二字,不啻遭我荼毒了。(第7回)
              弟是至浊至愚,只不过一块顽石耳。(第115回)
              他评
              冷子?#32781;核?#28982;淘气异常,但聪明乖觉,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孩子话来也奇怪……将来色鬼无疑了。(第2回)
              王夫人:若姊妹们不理他,他倒还安静些;若一日姊妹们和他多说了一句话,他心上一喜,便生出许多事来……他嘴里一时甜?#24742;?#35821;,一时有天无日,疯疯傻傻。(第3回)
              荣宁二公:我等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26691;嫡摺?#24799;嫡孙宝玉一人,秉性乖张,用情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第5回)
              警幻仙子?#20309;?#25152;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30505;?#28982;于世道中未免?#20073;止睿?#30334;口嘲谤,万目睚眦。(第5回)
              ?#26412;?#29579;世荣:真乃龙驹凤雏……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第15回)
              林黛玉:至贵者宝,至坚者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第22回)
              素日认他是个知?#28023;?#26524;然是个知己。(第32回)
              张道士: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21361;?#35328;谈举动,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第29回)
              贾母?#20309;已?#20102;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第29回)
              傅秋?#25216;?#23110;子:怪道有人说他们家宝玉是相貌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的,果然竟有些呆气。他自己烫了手,倒?#26102;?#20154;疼不疼……大雨淋的水鸡似的,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鱼就和鱼儿说话,见了明星月亮,他便不是长吁短叹的,就是?#31455;具?#21725;的。且一点刚性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到了。爱惜起东西来,连个线头都是好的,糟蹋起来,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第35回)
              兴儿:成天家疯疯颠颠的,说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20204;?#20426;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里头更糊涂,见了人,一句话也没?#23567;?#25152;有的好处,虽没上过学,倒难为他?#31995;眉父?#23383;。每日又不习文,又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儿里闹。再者,也没个刚气儿,有一遭见了我们,?#19981;?#26102;,没上没下,大家乱玩一阵;不?#19981;叮?#21508;自走了,他也不理人。我?#20146;?#30528;卧着,见了他也不理他,他也不责备。因此,没人怕他,只管随便,都过的去。(第66回)
              尤三姐:行事言?#36171;院龋?#21407;有些女儿气的,自然是天天只在里头惯了的。若说糊涂,那些儿糊涂……冷眼看去,原来他在女孩儿跟前,不管什么都过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21073;?#25152;以他们不知道。(第66回)
              凤姐:若说他,出门去干正经事,说正经话去,却象傻子;若只叫他进来,在这些姊妹跟前,以至于大小的丫头跟前,最有仁让,又恐怕得罪了人。(第78回)
              评点者?#20848;?/strong>
              涂瀛:宝玉之情,人情也。为天地古今男女共?#20804;?#24773;,为天地古今男女所不能尽之情。天地古今男女所不能尽之情,而适宝玉为林黛玉心中、目中、意中、念中、哭泣中、幽思梦魂中、生生死死中悱恻缠绵?#25506;?#33707;解之情,此为天地古今男女之至情。惟圣人为能尽情,惟宝玉为能尽情。负情者多,微宝玉,其谁与归。孟子曰:“伯?#27169;?#22307;之清者也。?#28872;?#22307;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我故曰:宝玉,圣之情者也。(《读花人论赞?#32602;?/div>
              张新之:宝玉有名无字,乃令人在无字处追寻,所谓喜怒哀乐未发之前,又先天本来无字也。(《红楼梦读法?#32602;?/div>
              脂砚斋?#21898;创?#20070;中写一宝玉,其宝玉之为人,是我辈于书中见而知有此人,?#30340;?#26410;曾亲睹者。?#20013;?#23453;玉之言,每每令人不解;宝玉之生性,件件令人可笑;不独于世上亲[见]这样的人不曾,即阅今古所?#20804;?#23567;说传奇中,亦未见这样的文字。于颦儿处为更甚。其囫囵不解之中实可解,可解之中又说不出理路。?#22799;克贾?#21364;如真见一宝玉,真闻?#25628;?#32773;,移之第二人万万不可,亦不成文?#24544;印?#20313;阅《石头记?#20998;?#22855;至妙之文,全在宝玉颦儿至痴至呆囫囵不解之语中,其诗词、雅谜、酒令及衣?#22330;?#22855;玩等类固他书中未能,然在此书中评,犹为二着。(戚序本第19回)
              这皆是宝玉意中心中确实之念,非勉强之词,所以谓今古未?#20804;?#19968;人耳。听其囫囵不解之言,察其幽微感触之心,审其痴妄婉转之意,皆今古未见之人,亦是未见之文字。说不得贤,说不得愚,说不得不肖,说不得善,说不得恶,说不得正大光明,说不得混账恶赖,说不得聪明才俊,说不得?#39038;祝?#21448;说不得好色好淫,说不得情痴情种,恰恰只有一颦儿可对,令他人徒加评论,总未摸着他二人是何等脱胎、何等心臆、何等骨肉。余阅此书,亦爱其文字耳,实亦不能评出此二人终是何等人物。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林黛玉情情”,此二评自在评痴之上,亦属囫囵不解,妙甚!(戚序本第19回)
              名家点评
              鲁?#31119;?#22312;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20197;擲只觶?#20110;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37326;?#28982;而憎人却不过是爱人者的败亡的逃路,与宝玉之终于出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红楼梦》时的思想,大约也止能如此?#24739;词?#20986;于续作,想来未必与作者本意大相悬殊。惟披了大红?#23578;?#27617;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 (《<绛洞花主>小引?#32602;?/div>
              宝玉亦浙长,于外昵秦钟蒋玉函,归则周旋于姊妹中表以及侍儿如袭人晴雯平儿紫鹃辈之间,昵而敬之,恐拂其意,爱博而心劳,而忧?#23478;?#26085;甚矣。(《中国小说史略?#32602;?/div>
              悲凉之雾,遍?#25442;?#26519;,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中国小说史略?#32602;?/div>
              王国维:若《红楼梦》之写宝玉,又岂有以异于彼乎?彼于缠陷最深之中,而已伏解脱之种子,故听?#37117;?#29983;草》之曲,而悟立足之境;读?#30585;l箧》之篇,而作焚花散麝之想。所以未能者,则以林黛玉?#24615;?#32819;。至林黛玉死而其志渐决,然?#26032;?#22833;于宝钗,?#36212;?#20110;五儿。屡蹶屡振,而终获最后之胜利。(《<红楼梦>评论?#32602;?/div>
              何其芳:贾宝玉这个叛逆者的叛逆性不仅表现在他对于科举、八股文、做官等一系列的封建制度的不满和反对,而且特别突出地表现.在他对于少女们的爱悦、同情、尊重和一往情深,也?#35789;?#23545;于封建礼教和封建社会的男尊女卑的观念的大胆的违背上。
              ?#27815;?#19977;:宝玉是多情善感的人,见一个爱一个,?#24425;?#22899;孩儿,他无不对之钟情爱惜。他的?#26143;?#26368;?#23376;?#31227;入对象,他的?#26412;?#29305;别大,所以他的渗透性也待别强。时常发呆,时常哭泣,都是这个?#26143;?#31227;入发出来的。
              宝玉冷了心肠而出家求那永生之境,正同释迦牟尼一样,都是以悲止悲,去痛引痛。这是一个循环,佛法无边,将如何?#27927;搜?#29615;?宝玉出家一?#21804;?#20854;?#20197;妒?#20110;林黛玉之死。
              文学史?#20848;?/strong>
              贾宝玉是封建贵族家庭的叛逆者,?#20146;?#32773;所大力肯定的人物。他把全部热情和理想寄?#24615;?#37027;些被侮辱、被损害的女孩子身上,这是对"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观念的大胆挑战。他和林黛玉的爱情是促使他一?#35762;?#36208;向叛逆的主要原因。宝、黛的爱情是建立在共同反对封建主义人生道路的基础上,带有更其鲜明的叛逆性质。因此?#24245;?#29233;情愈发展,就和封建势力的矛盾愈尖锐。贾宝玉的叛逆性格的表?#36136;?#22810;方面的,而且是"不知悔改"的。他和历来文学作品中的正面形象比较,体现着初步民主主义的色彩,显示了一?#20013;?#30340;时代特征。但由于宝玉毕?#22815;故?#20010;贵族阶级的公子哥儿,他对封建主义的背叛不可能是彻底的。
              贾宝玉经历了“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的爱情婚姻悲剧,目睹了“金陵十二钗”等女儿的悲惨人生,体验了贵族家庭由盛而衰的巨变,从而对人生和尘世有了独特的?#24418;頡?#36158;宝玉是个半?#36136;?#21322;意象化的人物。就像警幻仙姑所说的:“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他的”痴情“,不仅表现在对林黛玉的钟情,还表现在他对一?#29481;?#22899;美丽与聪慧的欣赏,对她们不幸命运的深切同情。贾宝玉的痛苦已超越了一个家庭?#29922;?#20043;痛苦和个性压抑之痛苦,这是属于众多人的痛苦,是感到人生有限、天地无情的痛苦。他绝望又?#20063;?#21040;出路,一种?#38706;?#24863;和人生转瞬?#35789;?#30340;?#27900;?#24863;,透着诗人气质,散发出感伤的气息。但是宝玉又不愿意?#38706;潰?#19981;愿意离开生活,离开他钟爱的林黛玉和众多的女子。因而更加深了他的痛苦。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新疆时时彩开奖时间段

                <menuitem id="jth1p"></menuitem>
                <mark id="jth1p"></mark>

                <pre id="jth1p"></pre>
                  <output id="jth1p"><delect id="jth1p"><ins id="jth1p"></ins></delect></output>
                  <ins id="jth1p"></ins>

                      <rp id="jth1p"><em id="jth1p"></em></rp>

                          <menuitem id="jth1p"></menuitem>
                          <mark id="jth1p"></mark>

                          <pre id="jth1p"></pre>
                            <output id="jth1p"><delect id="jth1p"><ins id="jth1p"></ins></delect></output>
                            <ins id="jth1p"></ins>

                                <rp id="jth1p"><em id="jth1p"></em></rp>